第五人格:野人推演分析!马戏团再添一员悲惨故事堪比蜘蛛

在第五人格第九赛季中,官方更新了杂技演员和野人的剧情推演。上一篇文章中小学妹已经分析了杂技演员的推演故事,这次就让我们来看一看空降马戏团,身世悲惨的野人的故事吧。本文第一部分是野人三星推演的原文,第二部分是作者的个人分析,分析部分含有作者的主观推论,请大家在阅读过程中保持独立思考噢!

由于野人的推演中出现了许多陌生的人名和地名,所以小学妹先帮大家总结一下都是什么意思:

卡斯帕·豪泽尔:德国历史上著名的野孩子,据说是德国巴登省的太子。伯纳德想让野人扮演成新一代的卡斯帕·豪泽尔;

巴伐利亚边界:卡斯帕·豪泽尔首次出现于大众视野的地方,与野人没有什么关系;

【结论】日记1:在生命的前10年中,我的世界是一只玩具狗和四面木墙。噢,还有我的叔父伯纳德。也许卡斯帕·豪泽尔更走运。

【结论】书籍残页1:那封信上写着:“来自巴伐利亚边界,地名不详,1828。”

【结论】日记2:“我是你的监护人,你的行为应该受到合理的监管。”他这样说道,露出了笑容,“拿起地上的面包,然后骑上那只野猪。”

【结论】书籍残页2:冯·威瑟尼希展示了那封信:“卡斯帕·豪泽尔,出生于1833年12月14日(这里疑似官方文案错误),荣耀的第六轻骑团骑兵之子。”

【结论】日记3:“我们都知道卡斯帕·豪泽尔的结局,失去关注后那个可怜虫自杀了。”他拿出一根皮鞭,敲了敲靴子,“回去练习,你可不是什么巴登的王子。”

【结论】海报:被动物养大的野孩子——穆罗!最精彩的野生动物骑术表演,由喧嚣马戏团为您呈上!

【结论】照片:头发蓬乱的瘦弱少年骑在一只遍体鳞伤的野猪背上,正在穿过火圈。

【结论】日记4:“我为什么会对人们感到愤怒、憎恨或冤屈?人们对我什么也没做。”他们“观赏”了你,卡斯帕·豪泽尔,在整个德国。他们也“观赏”了我们,整个世界都是一个巨大的马戏团。

【结论】日记5:也许我应该向卡斯帕·豪泽尔学习,想办法从这里逃离。一个王子式的退场,但我需要一个帮手……伯纳德绝对不会放我走。

第1、3、5条推演向我们表明,野人从小就被他的叔父伯纳德收养。伯纳德作为马戏团团长,在他眼里野人只是一台赚钱机器,伯纳德对野人定下的目标是模仿卡斯帕·豪泽尔,让野人从小接受封闭式训练,成为一个新的野孩子。

第2、4条推演描写的是卡斯帕·豪泽尔的经历,同时双关透露野人的经历,暂时没看出什么额外信息。

第6、7条推演说的是野人经过长期训练后,首次与他的野猪登台演出。从这里我们基本可以看出,野人的童年、少年经历非常悲惨,简直和蜘蛛的推演故事有的比了。在与野猪的长期陪伴中,比起其他人,野人与野猪有了更深厚的情意。

第8条推演略显哲学,前半部分是卡斯帕·豪泽尔的原话,后半部分则是野人对这句话的反驳。卡斯帕·豪泽尔不对世界怀有愤恨,因为他认为周边的人并没有伤害自己。但在野人看来,人们为了猎奇,热衷于观看、嘲弄自己的表演就是最大的恶意。

第9条推演表明野人并不是一个悉听尊便的人,他早已有了逃出马戏团的想法。但仅凭野人自己是无法逃离伯纳德的,他需要找到一个帮手,而这个帮手究竟是谁,目前还不得而知。

看完野人的故事,相信小伙伴们对这个身世悲惨的大叔也有一些同情了,不是说好求生者是全员恶人吗,怎么这新出的角色一个比一个惨?整体来说,野人的故事线脉络较为清晰,其中有几点疑问是:伯纳德是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还是只对野人苛刻,在杂技演员的故事线中,杂技演员和伯纳德的关系并不差,但为什么伯纳德对野人这么严格呢?

还有一点是野人最后找的帮手是谁?如果野人的故事时间线也发生在月亮河惨案左右,那他找的帮手可能是微笑小丑。野人帮助微笑小丑偷取杂技演员的镪水攻击裘克,微笑小丑则放火让野人趁乱逃走。当然这只是小学妹的个人推论,实际的可能性较多,小伙伴们也可以自己推测一下。

以上就是本期文章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对野人的背景推演有什么自己的看法,欢迎在下方留言分享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