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亿资金沽空港元 任志刚再度与金融炒家过招

9月22日,香港收市时港元现货兑美元仍报7.7990∶1,但在纽约交易时段大量港元买盘涌入,汇价急升至7.7050∶1的水平,这是香港实施联系汇率制度20年来港元现货的新高

港元兑美元汇率骤然走强,一夜之间飚升至7.7050∶1的近20年高位。与此同时,港股猛力上扬,恒生指数10月15日冲上12000点,创下26个月来的新高。股汇双旺,显示大批热钱涌港,也意味着很可能有金融炒家在行动。

从9月23日到10月14日,不足一个月,金管局六度入市吸纳美元,先后共沽售近37.5亿港元。虽然入市水平次次不同,但是金管局出手越来越快,也越来越重,目的就是稳定联系汇率制度。

5年前,在亚洲金融危机的漩涡之中,国际大型对冲基金狙击港元,在汇市、股市和期指市场同时采取行动。特区政府面对险恶的局势,毅然决定动用千亿外汇储备入市干预,金管局与金融大鳄对撼,一场金融世纪之战直杀得天昏地暗。最终,港府险胜,千亿官股也通过“盈富基金”逐步顺利重返市场,写下香港金融史上一段佳话。一头灰白发的任志刚,顿时成为炙手可热的媒体明星,更因一次施展稳定金融市场的7招而被香港的财经专栏作家封以“任七招”的美名。

5年后的今天,金管局再与国际炒家在外汇市场上斗智斗勇,情节也更为曲折……

据香港财经界人士透露,国际对冲基金早在今年4月已经开始部署,计划分阶段狙击港元,并准备在汇市和股市同时下手

外围炒家正虎视耽耽,等待机会狙击港元!早在8月底9月初,刚刚出任港府财政司司长的唐英年,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高调地发出如是警告。

“财爷”此言当然不是空穴来风。一方面,特区政府近年面对日益严峻的财政赤字,外汇储备不断下跌,闻到腥味的金融大鳄早已开始押注港元贬值。另一方面,美元弱势已成,而港元因为采取与美元挂钩的联系汇率制度,炒家相信港元同样会陷入弱势。于是,炒家大造淡仓,积累沽盘。

据香港财经界人士透露,国际对冲基金早在今年4月已经开始部署,计划分阶段狙击港元,并准备在汇市和股市同时下手。香港媒体引述“熟知金融市场的知情者”的言论指出,沽售港元的炒家当中包括鼎鼎大名的索罗斯。因狙击英镑而一役扬名的索罗斯,在亚洲金融危机中曾经叱咤风云,呼风唤雨。不过,据悉这次他并没有像5年前那样精心部署,而是小赌怡情式地只动用少量资金。

抛售港元的压力到底有多大?任志刚10月2日在他那著名的网上专栏“观点”中透露:“香港每月赚取15亿美元的外汇,全年则为180亿美元。那么,究竟这些外汇去了哪里?我怀疑这些外汇大部分都落到拋空港元的人手里。”另外,金管局在过去12月累计出售了约80亿美元的金融资产。总共260亿美元,相当于近2000亿港元,“市场人士、投资者及其他人士拋空港元的激烈情况可想而知。”

“金管局的职责是确保汇率稳定,而不是要向炒家施以援手。”任志刚的言论清楚表明了金管局的立场

港元由弱转强,180度的转变在一夜之间完成,外汇市场的波诡云谲令观者兴叹,而国际炒家的获利美梦也随之转眼成空。

9月20日,西方七大工业国(G7)财长会议闭幕,发表联合公报,呼吁各国采取“更具弹性的汇率政策”,尤其是亚洲国家和地区。引人注目的是,日本随即响应,一改过去入市干预日元升值的做法,任由汇率浮动。美元急挫,日元飚升,金融市场翻天覆地,不少市场人士都预期人民币将会升值,于是,港汇市场投资气氛迅即逆转,港元突然急升。

9月22日,香港收市时港元现货兑美元仍报7.7990∶1,但在纽约交易时段大量港元买盘涌入,汇价急升至7.7050∶1的水平。这是香港实施联系汇率制度20年来港元现货的新高。港元的远期汇率也在几个小时之内由溢价急转为折让,转强幅度之大确实惊人。香港收市时,1年期港元美电尚有20多点子(1港元等于1万点子)的溢价,在纽约时段则被炒高到折让110点子,到尾市方受窄为折让80点子。

沽空的金融炒家见势不好,火速平仓。原本严阵以待提防港汇遭抛售的金管局,也随即调整入市策略。9月23日上午,金管局在市场上购入6000万美元(折合约4.6亿港元),并抛出4.66亿港元。

这次交易的过程非常耐人寻味。据香港媒体透露,当天上午,一家金融机构向金管局提出美元的沽盘,金管局用了半个小时才向其开价,最后以7.7666港元的价位买入6000万美元。有香港金融界人士解读指出:金管局迟迟才下单,就是要告诉市场,他们根本没有兴趣干预市场,没有兴趣帮炒家把港元沽盘平仓。与当天60亿美元的沽盘相比,金管局接下的6000万美元的确不足一提。

“金管局的职责是确保汇率稳定,而不是要向炒家施以援手。”任志刚的言论清楚表明了金管局的立场。“财爷”唐英年9月24日则在媒体面前一展他那灿烂笑脸:“前晚(9月22日)他们输了很多。我不会同情他们输掉金钱!”

抛空港元的炒家被迫平仓,在港元汇价走强之下,损失惨重。有市场人士估计,炒家的损失高达10多亿港元。

从9月23日的入市行动算起,金管局在三周内累计沽出近37.5亿港元,以阻遏港元升值。任志刚重申当市场的波幅足以损害市场对金融体制的信心时,金管局便会入市干预

“自由行”、投资移民政策、CEPA6个附件签署,一项项政策利好令香港经济气氛显著改善,而热钱又在蠢蠢欲动。摩根大通银行亚太区外汇市场策略员JamesMalcolm估计,最近几周内至少约有100亿美元(780亿港元)流入港元投机市场之内。

10月2日,香港的国庆假期结束,金融市场一开市,港元即再现强势,而买盘则主要出现于外围市场。市场人士注意到,港元在纽约时段的升势最急。当时约为北京时间凌晨1、2点钟,市场参与者不多,因此港元现货很快即被炒高。不在香港买卖港元,却选择成交薄弱的纽约市场下手,显示投机者有意推高港元。

当天上午,港汇现货兑换价急升至7.736港元兑1美元,一年期美电折让则由90点子一度扩大到近240点子。金管局在纽约承接了近5000万美元,沽出约3.87亿港元,港元兑美元现货价随即回顺至7.740水平。但是,到了下午,汇价再度攀升至7.737水平。于是,金管局于当晚再度入市,再接下近5000万美元,沽出约3.86亿港元。此时,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国内,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噪音分贝正不断上升。

10月3日下午,金管局再度入市干预,接下1亿美元,沽出7.72亿港元。但是港元升势仍然持续,当天晚上,金管局又出手接下1亿美元,沽出7.71亿港元。两天之内四度入市,金管局共沽出逾23亿港元。

10月14日,金管局第六度入市干预。金管局主动向汇市经纪查询,于下午两点左右先后两次入市,共承接了1.25亿美元,向市场注入9.69亿港元,入市的汇率水平约为1美元兑7.750港元左右。

从9月23日的入市行动算起,金管局在三周内累计沽出近37.5亿港元,以阻遏港元升值。任志刚重申,金管局的责任是维持汇率稳定,当市场的波幅足以损害市场对金融体制的信心时,金管局便会入市干预。

有市场人士分析认为,热钱涌港,令港元走强,而热钱的目的无非是“赌”人民币升值。要达到这一目的,从中获利最直接的办法,当然是持有人民币资产

在香港中环上班的李先生,去年夏天以8.25港元的价位认购了一批“中银香港”(HK.2388)的新股。国庆期间看着它升上11.5港元的新高,他欢天喜地赶快通知经纪抛掉。谁知,第二天,转眼它又升穿了12.5港元,每股至少少赚了1港元,令他懊悔不已。热钱大量涌入,港股在国庆前后展现锐利升势,令众多投资者“大跌眼镜”。而市场人士关心的是,炒家是否像金融危机中那样同时在汇市、股市出击?

9月24日凌晨时分,一个大消息在各大美资证券经纪中流传:一个约10亿美元的买盘计划吸纳亚洲股票,对象包括香港蓝筹股。业界保守估计,香港所占的市值比例大约为20亿港元。不少经纪得知消息后,立即偷步入市,从而产生资金的乘数效应。正是这一天,港股劲升351点,恒生指数收市报11295点,创下去年5月以来的新高;成交额高达198亿港元,创3年来的新高。

基金经理们却意犹未尽,各大证券行也纷纷宣布调升香港的持股比例。其中,摩根士丹利宣布,把港股在其亚太区投资组合比重增加1.4个百分点,占整个组合的12.5%。邓普顿资产管理董事总经理麦朴思则指出,旗下的亚洲投资组合目前正在增持港股,而且首选地产股。展望后市,多数基金经理预期恒生指数在年底升破12000点。

10月15日,港股在多项利好消息的刺激下再度飚升,恒生指数全天上升超过200点,26个月来收市第一次站在12000点以上。

有市场人士分析认为,热钱涌港,令港元走强,而热钱的目的无非是“赌”人民币升值。要达到这一目的,从中获利最直接的办法,当然是持有人民币资产,如购入人民币、购买内地房地产、以人民币发行的证券等等。但是,热钱并不敢贸然进入内地,于是选择香港为主战场,展开部署。它们买入港元,当然不是简单地存在银行里,而是投资于资产质素比较高的产品,如地产股、银行股和国企股。除了香港金融市场高度开放之外,金融产品丰富,拥有多种对冲工具规避风险,也是热钱选择香港的重要原因。

1983年9月23日港元创出9.6港元兑1美元的历史最低位,,联系汇率制度就在这样的乱局中上路———港元以7.80港元兑1美元的固定汇率与美元挂钩

“我们这套机制是行之有效的,我们会继续沿用这个机制来处理联系汇率。”面对媒体的追问,唐英年淡定地说。他指出,近来的确有很多人想买入港元,金管局已经通过现有的机制,放宽港元的银根,即买入美元,卖出港元。

其实,按照金管局的兑换机制,它只承诺以7.8港元卖出美元,吸纳港元,以支持港元稳定,却并没有承诺以7.8港元买入美元,卖出港元。也就是说,当港元被推升时,金管局其实并没有责任开价买美元,这就是单向兑换机制。

但是,金管局不断入市,接盘速度也加快,除了美元沽盘大增之外,也是为了稳定港元,避免单日的波幅过大。金管局每次入市都在不同的现货价位,以免被投机者摸清底线,从而引发相关的套戥活动。至于金管局多次在伦敦汇市开市后方才入市,则意在提醒投机者,金管局在香港收市后依然非常留意其他市场的情况。而每次金管局入市,港元兑美元现汇价很快回落,但是远期美电的折让却仍然扩大,显示在亚洲多种货币走强之下,市场依然看好港元。

目前,港元现货兑美元约为7.7490∶1,一年期美电折让150点左右。银行界人士预计,短期内港元现货汇价将在7.7200至7.7700之间浮动。

10月17日,是联系汇率制度正式实施20周岁的日子。20年前,港元面临信心危机,加上针对港元的投机活动,港元大幅贬值。1983年9月23日港元创出9.6港元兑1美元的历史最低位,“超市和银行开始出现人龙,争相抢购日用品及提款……白米以至厕纸瞬间被抢购一空”。联系汇率制度就在这样的乱局中上路———港元以7.80港元兑1美元的固定汇率与美元挂钩。联系汇率制度的设立,为香港提供稳定的货币基础,降低了进出口商和国际投资者所面对的外汇风险。

20年间,先后经历了1987年的股灾、1990年海湾战争、1992年欧洲汇率机制危机、1995墨西哥货币危机和1997年至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一次次的剧烈震荡,联系汇率制度都经受住考验,依然屹立不倒,依然有效运作。

“20年的时间,证明了此制度非常适合香港,虽然每个制度都非十全十美,而且香港亦付出了一定代价,但长远来说,此制度为香港带来稳定、繁荣。”任志刚对联系汇率制度赞不绝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