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内江黑帮有多猖狂?当街火并挑衅警局结局如何

1999年,上演的一部电视剧《刑警本色》,从正面视角描述了公安干警“扫黑除恶”的事迹。该剧的故事情节和人物刻画进行了大量的艺术化处理,已经基本脱离了纪实影视的范畴,但是还是可以明显的看出题材取自内江黑社会的事情。

《刑警本色》故事结局除了有英雄牺牲的遗憾还是比较圆满。殊不知,该剧上演的时间节点,内江扫黑除恶的行动仍在惊心动魄地进行,其中的真实过程的残酷程度更远非该剧能比。

2001年到来之际,中央电视台CCTV-1新闻联播播送了一则新闻:电视剧《刑警本色》中歹徒主要原型,四川内江黑恶势力的大哥王建宾等人,在全国开展的扫黑除恶风暴中,悉数落网。直到此时,内江的人民群众才敢长舒一口气,奔走相告。

究竟是什么样的黑恶势力,恶迹能够被拍成电视剧,更是“荣登”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内江的黑帮的肆虐究竟严重到什么程度,可以惊动中央?

这要从内江的各股黑帮势力说起,以助于了解他们的作恶脉络和黑暗生态圈,洞悉他们“利”当头、互相勾结利用又互相残酷倾轧的生存法则。

彼时,内江曾是国内出名的暴力城市之一,有着“匪城”的别名,各种黑恶势力纵横交错,经过“大浪淘沙”,最有势力的主要是三帮:陈树明帮、王建宾帮、孙涛帮。他们互相勾结,又互相残杀、构陷,竟然形成了内江地下黑色“三国”的格局。

中,王建宾最为凶悍,是《刑警本色》中“杀手”的原型,无论从谋略、城府还是单独犯案技能都远胜其他两者,当然了,也是三人中最后一个伏法的。

1970年生人的王建宾是内江东兴区郭北镇人,很难想象,这个身高只有1米63却极其精壮的小个子,蕴含着阴鸷、残忍的强大犯罪能量。90年代初,他就在内江“讨江湖”,绑架杀人,妇女,欺行霸市,敲诈勒索,坏事做尽。1992年他与、陈树明、张树云在广州火车站倒卖车票,与重庆帮火拼中杀死一人后潜回内江。

一山不容二虎,内江的黑色蛋糕却又三虎相争,随着各自势力的膨胀,抢地盘、占场子的摩擦时有发生。在陈树明帮、孙涛帮矛盾日增的时候,王建宾却表面与两者和气一团,背地里使用手套进入娱乐产业,渗透进入一些实力强大的民营企业,积累了大量财富。靠着这些钱,他暗地里招兵买马、收留有两把“刷子”社会渣滓,表面上虽不显山漏水,却早已在财力和势力上远超陈树明、孙涛。他不过在等待一个机会,一旦时机成熟,就会对两人一击致命,意图独霸内江利益。后来他确实等到了这个机会。

1994年5月6日正午,朗朗乾坤,内江最繁华的街心中的“金傣王俱乐部”娱乐中心,突然传出爆豆似的枪声。接着就从门口冲出了两帮手持猎枪、霰弹枪、手枪等各式驳杂武器的歹徒,互相射击并往附近公园奔跑。正在公园附近逛街、休憩的人们,吓得尖叫连连,四散奔逃,现场匆忙丢掉的鞋子、零食、报纸等杂物一片狼藉。

火并的双方就是陈树明帮、孙涛帮。此事的起因就是成渝高速的内江某段承包权的争夺。成渝高速的施工肥得流油,内江的都垂涎三尺,志在必得,没想到最后被当地的一个乡建筑队中标了。为了共同利益,当然可以苟合,陈树明和孙涛联合起来,带着手下呜呜泱泱地杀到了乡建筑队的工地。乡建筑队的老板也不是省油的灯,也是混过市面的人,虽未谋面,但陈树明、孙涛的恶名早已贯耳,闻风就躲起来了,只留下了两个技术员应付。

这两个技术员比较年轻,书读多了难免犯呆,又是外地聘请来的,哪里知道内江的歹徒黑到什么程度,遇到骂骂咧咧的陈树明、孙涛居然还顶撞了几句。戳了逆鳞那还了得,陈树明、孙涛,一挥手下面马仔就把两人打倒在地。看两人不动了,就用凉水泼醒,逼迫俩人代签转包合同,没想到两人还怒目圆睁,陈树明、孙涛怒不可遏,直接拔出手枪将两人当中枪杀!

手下马仔把建筑队的办公室砸了个稀巴烂,把吓得大气不敢出的建筑队的人员全部赶到一间办公室蹲下,让他们挨个写下认罪书,又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工程转包合同让他们集体签字画押,接着又砸开保险柜里找出盖章盖上,保险柜里的现金也被一扫而空。临走的时候,他们还留下警告信,要是建筑队老板敢再敢染指承包权,就杀其全家。

染血的蛋糕抢到了手,陈树明、孙涛又开始争夺起来了。陈树明说要给孙涛50万,让其退出,孙涛大怒说他出80万,让陈树明退出。两人最后争吵大骂,差点发生枪战,最后还是约定5月6日中午在金傣王俱乐部谈判。

什么谈判?不过是两方带着马仔,看谁的场面大,谁的枪多,互相叫骂、威胁不成,于是就发生了前面提到的大规模火并。金傣王俱乐部豪华的大厅被打得千疮百孔、弹痕累累,直到打到街面上。

前文提到,陈树明与王建宾在广州干黄牛勾当,与重庆帮火并,杀了对方一人。之后他怕对方报复,分了一部分精干手下在广州对垒。这次与孙涛枪战,他的势力明显处于下风,对轰一会就被对方围住了,眼看要玩完。孙涛一看形势有利,就起了杀心,喝令马仔想趁机灭掉陈树明。

要不说这帮内江歹徒也真是悍不畏死,假如要是拉到当年抗日的川军队伍里,真的能立大功,可惜方向错了,不过为了邪恶私利和江湖义气。该着陈树明命不该绝,此时手下一个兄弟大吼一声:陈哥,领兄弟快走,我来掩护!这个死士高叫着,一边冲向对方一边连连开枪,最后竟从怀中掏出一个手榴弹冲向孙涛并引爆了。“轰”的一声,弹片横飞,烟尘弥漫,死士炸的血肉模糊当即毙命,对方好几人受伤,孙涛幸亏往后闪得较快,被崩了个轻伤,一群手下马上救护孙涛。

在这个空档,陈树明一伙开枪杀出缺口,逃出生天。此战陈树明吃了大亏,炸死一人,手断一人,好几人重伤,自己侥幸活命。他怎肯咽下这口气,此仇不报也就意味着他从此在内江一蹶不振、名声扫地,混黑社会道上没有名也就没有了势和利。一众兄弟商议后,认为孙涛受伤后一定住院,派人探查后再决定寻机暗杀。

这边,被送进了内江人民医院治伤的孙涛,也没闲着,派人揪出建筑队老板,逼迫交出工程承包合同原件,又通过运作重新签订了转包协议书。另外,孙涛料定陈树明不会善罢甘休,除自己枪不离身外,还派了不少人马,在楼梯口、楼道、门口携枪24小时值守,连大夫进入病房都会被盘查、监视。

陈树明的人眼见孙涛防守如此严密,根本没有机会和实力去搞暗杀,陈树明只好恨恨作罢。此时,王建宾嘘寒问暖的人出现了。眼见自行复仇无望的陈树明,向王建宾发出了求救,要求他帮助除掉孙涛。无利不起早,王建宾老谋深算得很,当初陈、孙二人斗法,他作壁上观无非是坐山观虎斗,待两败俱伤的时候,就是自己的机会。出手一定要恰到火候,如果一开始他也加入工程承包权的争夺,万一陈、孙合流对付他就不好办了。

陈树明自知势败如山倒,答应把自己“罩”着的三家夜总会和两家饭店的场子让给了王建宾,很明显王建宾的敌人只剩下了孙涛。既可以得到陈树明输送的利益,又可以集中精力对付剩下的一个对手,王建宾的野心终于外露出来,满口答应了陈树明除掉孙涛的请求。

王建宾要亲自动手,挑了最得力的两个干将罗阳、王卫东,并准备了三支。事先经过了侦查,摸清了孙涛每日中午在外科大楼二楼楼道散步的作息习惯,决定在此时间突袭。5月8日中午,孙涛照例在楼道散步,正与手下交谈的功夫,化装后的王建宾三人几乎同时砸晕了守在楼梯口的两名守卫,旋即猛冲到了二楼,几乎要撞到孙涛。没等孙涛回神,三人的枪如爆豆般炸响了,孙涛连中19枪被打成了筛子,当场殒命,其两名护卫也被打倒。

短短的几天,光天化日之下,就发生了两起枪击大案,更罔提黑恶势力之前骇人听闻的恶行,人们震惊了,他们眼里还有王法吗?消息惊动了中央,公安部、省公安厅直接派员进驻内江侦查案情,并设立了打黑专案组。内江黑帮的犯罪网络形成,非一日之“功”,歹徒敢如此猖狂,自然“道行”匪浅,扫黑行动乍起,王建宾、陈树明等一众黑帮就闻到了气味,纷纷四散逃离内江。

王建宾等人逃到成都温江后,又给手下分发经费,让他们再次分散跑路。罗阳逃到了郫县,藏到了一名当地黑道朋友家中,一开始还小心翼翼,时候一长就耐不住了。罗阳一是好嫖,更是好赌,眼见风平浪静,就以为风头已过,就常与黑道人物聚赌。抓捕罗阳纯属意外,1994年11月20日,罗阳郫县郫简镇与一帮黑道人物聚赌时,哪曾想被群众举报了聚众赌博。当地派出所民警任先成等三人前去抓赌,踹开大门后,其他四名黑道人物早就见惯了这种场面,把赌资一推:都在这儿。罗阳是一等一的亡命徒,不慌不忙地起身说:我身上还有点钱,都给你们!说着手伸进怀中,手里赫然多了一把手枪,接着就连着响了,随即往外拔腿就窜。

任先成猝不及防胸部中枪,却在倒地瞬间死死抱住了罗阳的腿,罗阳扭身又对任先成开了几枪,任先成以生命的代价给队友赢得了开枪的时间,罗阳被击中活捉。

第二日,成都公安又得到情报:王建宾与手下藏匿在温江公正乡杨柳村。经派出人员“蹲坑”侦查没发现王建宾却发现了其手下杀手王正刚和俞中和。11月27日,发现两人骑摩托出村,事后得知两人是奉王建宾之命准备潜回内江执行暗杀任务。埋伏的刑警立刻拦截,两人加大油门冲向警察并开枪射击,获得过省散打亚军的刑警荣孟然,一个侧闪顺势抓住了摩托后架用力猛拽。飞速的摩托车徒受外力失控一头栽倒河里,王正刚和俞中和落入水中,不顾刑警喊话,疯狂胡乱开枪,刑警只好乱枪齐发将二人当场格杀。

那么,王建宾去哪了?原来他在两天前已潜回内江,去执行一项暗杀犯罪活动,王正刚与俞中和那天就是要去与其会和。当时王建宾已经逃离内江,内江做生猪生意的罗坤林、周勇与同行杨超发生利益纠纷,他们论财力与关系都比不上杨超,想到了出资找王建宾威慑下杨超,能够争取生意市场即可并没有敢取其性命的想法。然而,找上了王建宾必然见血,等不到王、俞二人,更不知他们已被击毙的王建宾决定自己行动。12月1日,杨超走到内江电影院附近时,被人拍拍肩膀:杨老板!杨超一回头,王建宾连开三枪,杨超当场毙命。杀人后,王建宾对附近的错愕惊恐的人们说:我王建宾离开内江几天就不认识了?旋即淡定离开。

1995年5月,王建宾带着干将张老五(张树华)窜到自贡市与当地黑道勾连,受到了隆重礼遇,专门举办了接风晚宴。晚上王建宾被安排在高级住所,还给配备一名保镖。不曾想,那晚遇到自贡市公安的大清查例行行动,清查民警久敲房门不开,这边王建宾和张老五手枪就上膛了。民警破门而入,王、张猛地冲出房门逃窜,连连开枪,保镖也过来开援,掩护他们逃跑。民警立刻开枪还击,附近民警也赶来支援,眼见难以逃脱,张老五大喊:大哥开走,我来掩护!张老五疯狂射击,打光了子弹,扔掉手枪从怀里掏出一颗手雷拔销就冲向了民警。张老五当场炸死,黑道保镖也被弹片击中大腿,随即被活捉。激战中民警黄文彬等三人受伤,王建宾又得以逃脱。

警方的连连打击,令王建宾失去了众多亲信,想自己当年风风光光,如今如丧家之犬,兄弟死难,王建宾想到此恶从胆边生,居然召唤汪卫东召集人马,准备了武器,制定了袭击、暗杀、爆炸等几套方案准备报复自贡公安局!不仅如此,他还写了封战书给自贡警方,要求放走被捕的黑帮歹徒,厚葬张老五,否则他们也将绑架自贡民警,炸平派出所。

事情往往有戏剧性的变化,孙涛虽已死,人马四散,但仍有几个死忠要为其复仇。王建宾被通缉后,他们看到了形势的变化,就想趁机报复。不过一直没有发现王建宾的踪迹,倒是行事张狂的汪卫东在内江进入他们的视线日晚,他们绑架了汪的情妇,守在她的家里,专等汪上门送死。没成想汪的情妇乱蹬的时候发出声响,警觉的汪卫东刚要敲门,立刻飞奔逃走免于一死。后续,他们学聪明了,掌握了汪卫东行踪后,向内江市公安局拨打了告密电话,由是汪卫东落入法网,不久王建宾的一众骨干也相继落网。自感大势已去的王建宾,再也没有心气报复警局了,自此悄然地隐匿了,警方多次侦查也没有发现线索。

2000年底,公安部发出打黑扫恶战斗令,这次规模和力度堪称风暴,是我国第三轮“严打”的揭幕。

内江黑帮的另一个人物陈树明,不久后就被擒获。从内江逃出后,陈树明依托以前在广州倒票的脉络,活得很滋润。后来他又利用情妇假票贩子邱省荣,染指了制售假车票的勾当,攫取惊人的赃款,最终被警方顺藤摸瓜抓捕归案,最后处决。还剩下一个王建宾,是全国打黑行动的头号通缉重犯。他到底去哪里了?

王建宾归案是四川乃至全国的打黑行动的一个重要节点,各级公安干警誓要将其抓捕归案。侦查员们分析,根据作案规律及活动规律,虽然王建宾几乎没有在内江公开露面,但多起内江案件都指向王建宾,基本可以断定他的藏身地点基本围绕内江周边几个县城。另外王建宾的黑道人脉关系基本就在内江周边,还有成都黑道,比如已经被捣毁的叶老三组织,此前叶老三就曾多次庇护王建宾藏身。不得不说,王建宾的交际能力非常之强,与周边黑道人物联络的关系非常之好,以至于不少人愿意为他以身犯险,这也是他能够长期藏匿的基础。并且王建宾非常狡猾,经常在某地设有好几个落脚点,不停变换。另外,个小猥琐的王建宾很有女人缘,情妇多多,就连失足妇女明知他是通缉重犯也愿意为其提供掩护、打探和传送消息。

2000年12月中旬,王建宾逃到了蒲江,这次他犯了个致命的错误,正是这个错误为他敲响丧钟。长期以来的东躲西藏,舟车劳顿,让他身心俱疲,他居然让手下把在内江的蓝色桑塔纳轿车开来,用以逃亡。这辆车牌号川AE8311,早就被警方重点盯防,很快就被蒲江警察发现了,并上报了成都警方。12月9日,王建宾已在浦江待了5天,直觉要换地方了,本来他们驱车往成都反方向的临县出发,不知王建宾突发神经不顾手下反对,命令掉头驶往成都方向,理由是:灯下黑,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好巧不巧,王建宾的车子再次穿过蒲江县城,马上不到一公里就要上蒲江至成都的高速入口时,轮胎被扎破了。而此时,成都警方刚好下了高速,相距100余米时刑警看到了蓝色桑塔纳,就在此车拐进修车部补胎的时候,眼尖的刑警看清了车牌号:王建宾的车!成都警方来之前为不引人注目就准备了普通车辆,驾驶员也立即驶入了修车部,停在了王建宾车一边,大家不由自主的握住手枪准备战斗。

王建宾两个手下都在忙着修补轮胎打下手,王建宾也没有注意旁边的车辆,心思都在轮胎的修补上。一个刑警先下车故意询问:请问厕所在哪里?另一个刑警也不动声色地下车,两人靠近王建宾后突然出击,一左一右突然按住了王建宾的双手,小体格的王建宾下意识挣手想摸枪,根本无法挣脱,然后大声嚎叫、剧烈挣扎,被刑警放倒在地。几乎同时,车上的刑警冲下车,将枪口顶住了王建宾两个手下的脑袋。

次年,王建宾被一审判处死刑,不久被执行处决。至此内江三股黑帮头目全部陨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北约秘书长回应乌克兰想加速入北约:所有30个盟国都得同意;乌方称已有10个北约国家支持乌加入北约 ,泽连斯基发声感谢

特斯拉全球Q3交付超过34万辆,Model Y位列中国8月乘用车销量第一

安卓灵动岛App下载量破100万:比iPhone 14 Pro功能更强

苹果 iPhone 的 iOS 16 自定义锁屏限制数量为 200 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