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联传奇:彼得-舒梅切尔

2016年,彼得-舒梅切尔在观众席上看着此时位于球场中高举英超冠军奖杯的卡斯帕-舒梅切尔,内心百感交集,在23年前,彼得抱着只有6岁的卡斯帕让他第一次触摸英超奖杯,年幼的卡斯帕看着父亲高举着奖杯,而在23年后,这样场景再次重现,只不过这场,目睹举起奖杯的人变成了彼得自己。

彼得-舒梅切尔看着欢腾的蓝色海洋,再次陷入到思绪里,在1986年11月9日,他带着出生了只有4天的儿子来到了国家队的集训场地,让卡斯帕第一次接触这个自己喜爱了一生的运动;这是他和他的儿子第一次一起来到足球场上,感受足球的氛围,或许,他也没想到,时事过迁,自己的孩子,也可以高举奖杯,大声怒吼。

1963年11月18日出生于丹麦的格莱萨克瑟自治市,舒梅切尔从小就加入了当地的格拉德萨克斯英雄足球俱乐部青训营,在少年时期,舒梅切尔不仅每天要去足球场训练,还要抓着时间去当地的一些工厂打工赚钱,补贴家用。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他的足球技术在不断增长,尤其是他的门前扑救技术,加之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个头不断长高,门将这个位置仿佛天生就是属于他的,在他18岁的时候,格拉德萨克斯英雄足球俱乐部和他签署了职业合同,并且将它提拔到了一线队,自此,舒梅切尔在这支低级别联赛的球队中充当首发门将。

稳健的发挥让他得到了一些丹麦顶级联赛球队的关注(在当时丹麦的顶级联赛为甲级联赛,直到1889年才升级为丹麦超级联赛),终于在他21岁的时候,哈维德夫足球俱乐部将他签下,自此他的顶级联赛生涯开始了,在此效力三年后,他辗转到了同级别的布隆德比足球俱乐部,这次转会将会是他足球生涯的一大转折点。

在布隆德比,舒梅切尔牢牢占据了主力门将的位置,他常常在球队陷入落后的时候呐喊助威,多次帮助球队挽回信心,他逐渐成了球队的精神领袖,在效力布隆德比的5年里拿到了4座顶级联赛冠军和1次丹麦杯冠军,他终于在1990年,也就是他27岁那年拿到了丹麦足球先生的奖项,大器晚成或许是对这位丹麦门将最好的形容,但丹麦联赛在欧洲并不属于顶级联赛级别,舒梅切尔知道这一点,他将目光放得更远,他渴望得到更大的舞台。

而远在英格兰的一位苏格兰人也一直注视着这位丹麦门将,并且,将机会送到了他的面前。

曼联在1991年的夏天,将年满28岁的舒梅切尔带到了老特拉福德,球迷们从媒体的报道里得知了这个球员的神勇发挥,也对他寄予了极大的希望。

在新的赛季初,舒梅切尔表现时好时坏,但随着弗格森和队友们对他坚定不移的信心和不断的开导下,他逐渐克服了心魔,发挥的越来越好,并且他在丹麦联赛里那份霸气也逐渐展露出来。

虽然在那个赛季曼联痛失冠军,但舒梅切尔作为主力门将帮助球队夺得了欧洲超级杯冠军,自己也得到了那一届的世界最佳门将。

赛季结束后,舒梅切尔回到在布隆德比训练,由于在欧洲杯预赛的排名低于南斯拉夫,因此丹麦队也无缘1992的欧洲杯正赛,但世事难料,南斯拉夫的内战导致欧足联取消了南斯拉夫队的欧洲杯参赛资格,这样,丹麦得以替补出赛,就这样,舒梅切尔轻装上阵,踏上征服欧洲的道路,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只能在童话里出现的奇迹会发生在这个童话的故乡。

但当时所有人都不看好丹麦队,在小组赛里,他们和瑞典,法国,英格兰分为一组,这个小组的出线情况在当时球迷的眼里非常明朗,预赛表现优异的法国和英格兰会携手出线,但事实却恰恰相反,最后出线的是丹麦队和瑞典队,这让所有球迷大跌眼镜,在欧预赛里八战全胜的法国居然被淘汰了,而且还是被“替补”上来的丹麦队淘汰的,在最后一场,丹麦队2:战:1了法国,晋级成功。

而瑞典凭借着布洛林(没错就是我的名字)的盛勇发挥也成功晋级,而英格兰则小组最后淘汰回家。

在半决赛中,东道主瑞典迎来了老牌劲旅德国队,哈斯勒首开纪录,里德尔扩大比分,随后布洛林点球缩小分差,但里德尔梅的梅开二度再度为德国人建立了两球优势。最终安德森89分钟的破门已经无济于事,德国队3-2击败东道主晋级决赛。

另一场半决赛由夺冠热门荷兰迎战丹麦。拉尔森头球首开纪录,博格坎普外围抽射扳平比分。随后拉尔森打入一球,而里杰卡尔德在第88分钟为荷兰队再度扳平。比赛就这样进入了加时赛。加时赛中双方均无建树,比赛进入点球大战。舒梅切尔扑出了范巴斯滕的点球,将丹麦送入了决赛。

1992年6月26日的哥德堡,面对强大的德国队,丹麦童话并没有消散,歌谣还在继续,丹麦队的神奇也在继续,舒梅切尔在这场比赛里高接抵挡,多次封堵了德国队的进攻,而随着延森和维尔福特的进球到来,丹麦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这次神奇的旅行犹如大家的评价一般“丹麦人最后一个来到晚宴,却带走了所有的蛋糕。”

回到联赛,英超元年的诞生,舒梅切尔继续保持了欧洲杯上良好的状态,帮助曼联取得了英超元年冠军,在随后的几年里,舒梅切尔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稳定状态,多次在关键的比赛,决赛中扑出点球,帮助球队获胜,1997年的慈善盾杯,1999年的足总杯都有神奇的表现。

在1999的欧冠决赛中,舒梅切尔多次扑救,帮助曼联争取到了胜利的希望,也为随后补时的绝杀奠定了基础。

虽然舒梅切尔表现上佳,但在弗格森眼里,已经36岁的舒梅切尔并不是球队长远的打算了,他需要年轻的球员来为曼联注入新的血液,他找到舒梅切尔,和他表示了自己的想法,但当时舒梅切尔认为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他渴望首发,渴望出场时间,于是,他宣布自己要离队,寻找新的挑战。

弗格森没有再强留弟子,他知道舒梅切尔是个好强的人,他同意了舒梅切尔离队的请求,没有再做阻拦。

这件事在舒梅切尔退役后回忆道是不理智的行为,他说他本可以留下来当轮换球员,这样他就可以为曼联出征更长时间了,但没有时光机可言,不管当时他的做法是怎样的,这都无法掩盖他对曼联的喜爱。

在随后的职业生涯里,他辗转里斯本竞技,阿斯顿维拉和曼城,只在里斯本取得了联赛冠军,时间,永远不会等待舒梅切尔的倔强,年龄也不会怜惜这位曾经怒吼沙场的老将,舒梅切尔也渐渐意识到了,是时候他该向时间妥协了。

时间同样也是仁慈的,它虽然剥夺了老舒梅切尔在球场上潇洒的身姿,但它也同时赋予了他坐在球场上看着自己的孩子继承自己的事业,打破自己的记录,不断前行。

如今的老舒梅切尔并没有和曼联扯开关系,他的一举一动任然和曼联挂钩,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